直通屏山|福建|时评|大学城|台海|娱乐|体育|国内|国际|专题|网事|福州|厦门|莆田|泉州|漳州|龙岩|宁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厦门频道首页> 人文旅游 > 正文

5位老人记忆中的烽火鹭岛 抗战期间目睹日军残暴杀戮

2015-08-26 17:40:20林劭彦 来源: 厦门网  责任编辑: 刘玮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    1938年5月厦门沦陷后,厦门淘化大同公司鼓浪屿内厝澳制造厂就负责为难民煮粥,每天两次由难民挑粥到难民住地分发。

厦门晚报讯 历史的面容,在流逝的时光中并没有模糊,反而越来越清晰。70多年前,战火燃烧到了美丽的海滨小城厦门。那一段岁月虽然已经远去,但留下的不仅仅是发黄的照片,还有那些深深刻在记忆深处的历史片段。今天,我们邀请了5位老人,讲述他们曾经历过的烽火岁月。

【讲述人:林世岩(87岁)】

1938年日军攻占厦门时10岁,小学生;家住鼓浪屿

尽管有人饿得自杀 但绝不向日本人行礼

1938年5月,我还是养元小学的学生。5月13日厦门岛沦陷,当时鼓浪屿是公共租界,还未被日军占领,厦门十几万难民集体逃亡到鼓浪屿上避难。学校停课了,校园、教会、黄家渡等公共场所都成了避难所。

当时毓德女子中学校长邵庆元等人组织了“鼓浪屿各界联合救济会”,随后,鼓浪屿中外人士又联合成立了“鼓浪屿国际救济会”,每天派人到同安、漳州采购食材,淘化大同罐头厂、兆和罐头厂的工人加班,灶炉24小时开,每天煮9万份稀饭,送到各避难所和居民家里。稀饭很稀,吃不饱,口渴了就喝井水。

鼓浪屿居民家里稍宽敞些的,都会收留难民,有别墅的人家一栋楼住了上百个难民。床单往地上一铺,就是一家人住的。鼓浪屿的工人还赶着打棉被分给大家。

1941年12月8日,太平洋战争爆发,鼓浪屿也被日军包围,吃喝都断了来源。日军只给居民每人每月发两斤糙米,那糙米简直不是人吃的,发霉还有老鼠屎。饿得不行,只能趁天没亮偷偷过海,走到五通买地瓜叶、高丽菜,或是上山割柴、挖野菜。

长期挨饿,大家全身都浮肿了。有的人在去找食物的路上,走着走着就突然倒下死了,还有的实在受不了上吊自杀了。

虽然饥寒交迫,但是我们对日本人绝不弯腰。当时日本人规定只要见到他们,就得向他们行礼。大家宁可多绕道避开,不愿轻易向日本鬼子弯腰。

1945年初,我和一些生活不下去的穷人向日军提出申请,想离开鼓浪屿。当时只有穷人能离开,我们被日军押到黄家渡码头集中,乘船到大屿岛。在海边过了一夜,第二天国民党派船来接我们,让我们把带的钢笔、热水瓶、衣服都上缴后,送到嵩屿码头避难所。那天夜里,有人就死在大屿岛上。(文/图记者 林珊 实习生 苏冬梅)

【讲述人:王锦华(95岁)】

1938年日军攻占厦门时18岁,已出嫁;家住李厝墓一带(现中山路附近)

日军轰炸时妹妹躲在山上 9个人把万金油当水喝

上个月,厦门晚报刊登了“厦儿团”的一张照片,95岁的王锦华认出了妹妹王锦乖(红圈处)。刘东华翻拍

“来来,大家紧起顾厦门……大家进前拼命、拼命,有胆的好汉,不惊死的好汉,不拼总是无生命,拼命、拼命!”

当年厦儿团在厦门最大的戏院南星戏院演出时,场场爆满。每次演出,都要先合唱这首闽南话歌曲。我妹妹的声音好,经常独唱,戏院最后一排都能听得清楚。我在剧团做后勤工作,帮着缝衣服、化妆。

妹妹14岁小学毕业后,和我一样没有继续读书。我们形影不离,一起去市场买菜,去公园打球,学打拳,唱歌跳舞。在公园里,有人介绍我们参加抗日会,小学生和中学生都有。

我们读书时念的是日本人创办的旭瀛书院。日本人很会收买人心,两块钱包一个学期的书本费,吸引大家去上学。进了学校,要向日本人行礼,领东西也要向日本人行礼。

我们被邀请参加抗日会后,大姐封建思想比较严重,告诉妈妈不让我和妹妹去,但我和妹妹还是跟着他们一起手挽手唱抗日歌。抗日会后来就发展成了“厦儿团”。

1938年,妹妹跟团到泉州演出,我18岁,已经出嫁,就没有去。厦门沦陷后,“厦儿团”撤到漳州、广州,后又取道香港前往东南亚宣传抗日。妹妹最后到了菲律宾,写过三封信给我,说菲律宾华侨用9辆车迎接他们,每天都有演出,还是场场爆满。

她在信中说,日军轰炸菲律宾,他们躲在山上的龙舌兰丛中,9个人把一罐万金油当水喝。我边看信边哭,觉得妹妹太可怜了。剧团解散后,妹妹留在菲律宾,直到1970年回国探亲,我们才再次相见。妹妹回来的时候,去香港国货商店给我们买了8大袋子国货,小到纽扣、针线、猪油渣,她都要买国货。(记者龚小莞 实习生 张至谦)

【讲述人:蒋承志(88岁)】

1937年日军入侵时10岁;家住翔安新店澳头村

全村房屋被炸毁大半 村民组建义勇队反抗

日本人轰炸之前,我们澳头村是个很繁荣的渔村。从福州方向来的人要进厦门岛,都要从澳头转船到五通码头。

1937年我10岁,日本人经常炮击澳头和周边村庄,很多房子都被炸毁了。我跟着父母逃到马巷曾林亲戚家,后来又辗转多处避难,一年后才返回澳头。

回到家,我们看到的是满目疮痍的家园,我读书的澳头觉民小学也被炸毁了。据统计,全村500多户人家房屋被炸塌的有282户,还有200多户村民房屋受损,很多村民被炸死、炸伤。

面对日寇侵略,澳头村民没有投降,组建了“抗敌后援会”“澳头村壮丁义勇队”奋起反抗。在新加坡华侨蒋骥甫资助下,村民购买了一批枪支弹药,站岗放哨,每天排查可疑人员。

在那个全民抗战的日子里,不仅成年人,连我们小学生也都站出来,在校长的带领下到客运码头、汽车站、街道宣传抗日,呼吁抵制日货。很多旅客自觉把携带的日货交给我们销毁。(记者戴舒静 实习生 王妍)

5位老人记忆中的烽火鹭岛

抗战期间,他们或目睹日军残暴杀戮,或参加抗日组织积极反抗

【讲述人:曾华荣(90岁)】

1938年日军攻占厦门时13岁;家住曾厝垵

去挑水的锤叔公 被日本人捅死在沟里

日本人侵入厦门时我十二三岁,十几个日本兵坐一辆三轮摩托车朝村里开来。一个叫李开朝的村民冲那些往山上跑的人喊:“快下来啊,要插日本旗,不然家里的房子会被烧了。”

结果,下来的人都死了。只要被日本人发现,都被抓去用机关枪射死,房子也被烧了,从这边烧到山的那一边。

有个住在街角大房子的人,被日本兵烧死在屋里,烧得只剩下一点裤脚。村里有个老人,胡须很长,我们都叫他锤叔公。那天他挑着水桶走到房子这边,被日本人用枪上的刺刀捅死在沟里,老人家死得太惨了,日本人真狠毒啊。

日本兵见人就杀,村里被杀死的人没有家属认领的埋了两堆,水沟里都是血啊骨头啊。那时候的中国人,不如日本人养的一条狗。他们的狗都有分配粮食,配汤、配油,我们每人只分到四斤碎米,怎么够吃啊,大家只好去挖野菜。

我们家里有两三个孩子,女孩子都要故意把脸弄脏一些,穿黑衣黑裤,比较破的,还要戴头巾。遇到日本人要行礼,要是没有行礼,枪拿起来就打。日本人到了这里,我们中国人被糟蹋得太厉害了。(记者林劭彦)

【讲述人:洪卜仁(87岁)】

1938年日军攻占厦门时10岁,读小学三年级;家住鼓浪屿

鼓浪屿海面上 一片片血块凝结在一起

日军进攻厦门时毫无人性,看到逃难的老百姓,他们开机枪扫射。有些人跑到海口,被日本人扫射掉进了海里。

我当时10岁,念小学四年级。在鼓浪屿海边,看到海面上一片片红色的血块凝结在一起,这里漂一块,那里漂一块,真的惨不忍睹,太野蛮了。

难民们坐渡轮逃到鼓浪屿,鼓浪屿当时是租界,日本军队还进不来。最危难的时候,我见证了同胞真情。鼓浪屿的小学生、中学生都去给难民带路,看见有人一上码头,我们就问到哪里去?有没有亲戚在这里?有没有朋友可以投靠?

如果一个熟人都没有,到哪里去呢?当时鼓浪屿把所有的公共场所都开放了,学校、教堂,还有一些公共设施,全部开放还不够容纳。岛上的老百姓、华侨,他们的房子比较宽敞,也打开家门迎接素不相识的同胞。战火中的同胞爱,千金难买啊!(记者 林劭彦)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心情版
相关评论
更多>>今日热词
更多>>福建今日重点
更多>>国际国内热点
  • 新闻图片
更多>>娱 乐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公告 | 法律顾问
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〔2019〕3630-217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(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/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)证号: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
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(署)网出证(闽)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(闽)-经营性-2015-0001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
职业道德监督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1-87095151 举报邮箱:jubao@fjsen.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