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通屏山|福建|时评|大学城|台海|娱乐|体育|国内|国际|专题|网事|福州|厦门|莆田|泉州|漳州|龙岩|宁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厦门频道首页> 福建日报厦门观察 > 正文

乌石浦十年:厦门商业油画的原创转型之路

2018-08-07 16:55:50周思明 来源: 东南网  责任编辑: 段马水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  张及时代表作之一《万家灯火》,入选美丽厦门当代美术作品晋京展。

  天津美院孙建平教授在为研修班学员讲解。

  参加研修班期间,林金钗在长泰古山重写生。(本文配图均由受访者提供)

东南网8月7日(福建日报)同几百米外熙熙攘攘、车水马龙的城市综合体和城市主干道比起来,现在的厦门乌石浦油画村显得有些清冷寂寥。如果不是村口那一管扭曲的油画颜料雕塑,很多人都不会相信,十年前,这里曾经云集上万相关产业从业者,年产值达数亿元,是全国三大油画产业基地之一。

很多人也就此做出判断——乌石浦不过是全国渐趋没落的商业油画业基地代表之一罢了。

但是,事实却没有那么简单。

自从2008年经济危机,国内“行画”(即批量复制生产的商业油画)遭遇滑铁卢式重大打击以来,乌石浦所代表的厦门油画业,不仅没有萎靡沉寂,反而破釜沉舟、报团取暖,通过自己的勤奋和才华创作不辍,涌现出一批优秀画家,在各大美展上频频亮相,乃至走入国家级艺术殿堂。此前的厦门行画人群体中,至今已经走出5名中国美协会员,其中张及时的画作被中国美术馆收藏,满足中国美协入会条件的已经不少于10人,进入福建省美协的更是难以尽数……可以说,厦门商业油画业走出的画家,已经是全省油画界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
从难登大雅的画工,到成为名副其实、蜚声艺坛的画家、艺术家,乌石浦人足足用了十年,也仅仅用了十年。而今,他们引起越来越多重视,并被统称为“新文艺群体”,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美术界一支不可忽视的艺术力量。

缘起:行画废墟中原创萌芽

尽管少有过路上门的顾客,但是厦门乌石浦油画艺术协会副会长蔡天从的画廊里面却别有洞天——墙上层层叠叠挂满了巨幅油画。“乌石浦很多画商都搬走了,但不是因为这里萧条,反而是因为门面越来越贵。”蔡天从表示,现在他自己就签约了30多名画家,生存并不是问题。“他们几乎都是行画工转型而来,现在大多已经不画行画,只从事创作。”

在蔡天从看来,从依赖行画到主要从事原创,是乌石浦十年转型的成功标志。“我们这些民间的画商、画家,没有体制内的职务和工资,一天不卖画就没有收入。能够单纯从事创作,就说明作品已经得到了认可,已经战胜了生存的困扰。”

但是他们一路走来的过程,并不简单。蔡天从1989年开始在老家泉州接触油画,2003年来到厦门。2005年,他在乌石浦创办了这里的第一家私人画廊。此时正是乌石浦商业油画的巅峰,这一年,乌石浦商业油画年产量占到世界油画市场份额的18%,年产值超4亿元;乌石浦及周边约0.25平方公里范围内共有专职画师4000余人、画商约200家,从事油画产业配套工作(如经营画布、画笔、制作画框等)的人员约3000人,乌石浦油画一条街也被厦门市认定为第二条市级专业街。2006年。乌石浦油画村被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文化部产业司命名为“国家第二批文化(美术)产业示范基地”。

但是,在乌石浦风光的表象下,包裹的是严重依赖外单出口、人力成本优势的粗放模式,危机也在悄悄酝酿。在2008年席卷世界的经济危机中,乌石浦也同此凉热,油画产业遭遇重大挫折。

“这一年外单一下子都没有了,如果不是做原创做得早,都不知道会怎么样。”现在想起来,蔡天从还是不免后怕。2007年,在大家还在坐收行画产业爆发的红利时,蔡天从就开始涉足原创油画经纪领域,还签约了第一位画家。“就是一次性签三年,其间所有画作都要卖给我。当时行画还很好卖,一张风景画可以卖一万多元,整个乌石浦只有我开始做签约原创,很多同行都看不懂,说我没钱还要养画家。”蔡天从笑着说。

2008年之后,曾经的行画产业帝国已经崩塌,但蔡天从的原创油画梦想还远未成真。他一方面在行业低谷的时候不断签下身边优秀的画家,一方面还要透支自己的财力买下他们这一阶段的所有画作,并介绍他们去进修深造。这一期间,他和签约画家都是“以画养画”,也就是用行画养创作。而这一条路,并没有先行者,他们只能在生存和艺术的夹缝中独自求索。

阵痛:断臂重生般艰难转型

蔡天从最初签约的“画家”,其实都是他觉得身边比较优秀的“画工”。这就带来一个问题,即便签约,也需要接受系统艺术教育,完成艺术理念和思维上的改造,乃至奠定自己的创作思路、风格和定位,才能成长为真正的画家。回想起这一转型过程,很多画家都表示“不堪回首”。

已经是中国美协会员、省油画学会副秘书长的张及时,是最早跟蔡天从签约的画家之一,也是厦门商业油画界探索原创道路的先锋。而今走进他的家中,桌上没有斑驳的油彩,却摆着笔墨纸砚、王右军的字帖和国学典籍,“对于行画出身的我们来说,技术并不是问题,转型原创最困难的地方反而是忘掉技术,提升内在的审美品位和艺术修养”。

张及时说,在这个群体中,大家在尝试转型时几乎都会碰到同一种情况——当面前没有参考画作,而是风景和静物时,竟然变得“不会画画”了。

“这说明,我们除了细节和技巧,连构图布局等最基本的创作原理和知识都不懂。”张及时表示,到了开始摸索自己风格的时候,还必须要主动忘掉、舍弃在行画生涯中留下的习惯、笔法,这几乎就是一个断臂重生的过程。

张及时的转型契机来自于一份特殊的行画订单——有画商带着一批国画找上他,希望以油画的形式呈现,张及时答应尝试,没想到成品效果极佳,马上被抢购一空。此后,他开始涉足国画风的油画山水创作,并取法吴冠中等大师的理念,逐步摸索形成自己的风格。

在无数次的自我否定和怀疑,继而又重拾自信、艰难前行之后,张及时的风格和技法终于开始变得成熟。2013年,他毅然停止行画生产,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。2014年,他跟厦门艺术机构传世艺宫美术馆签约,作品《海上花园》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水彩展,《万家灯火》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,并且从此一发不可收,连续多年参加全国多项重量级美展,并迅速拿到中国美协的“入场券”。他的成功,让众多还在艺术创作的迷雾中摸索的乌石浦人,看到了前行的方向。

抱团:携手成长的艺术群落

张及时这样的成功案例虽然令人振奋,但这种个人化的探索,还远不足以支撑整个厦门商业油画群体的原创式生存。不过,他的转型经验却给了后来者以启发,并直接催生了一次更为全面、系统的提升契机。

2015年,厦门传世艺宫美术馆与中国美协福建创作中心等合作,开办油画高级研修班。在乌石浦油画产业协会的大力支持和组织下,乌石浦数十名画家报名参加。这些画家中,很多人刚刚起步探索原创之路,其中就包括已经来厦20多年的林金钗。上世纪90年代,她跟莆田众多青年一样,怀着绘画的梦想来到厦门,成为一名行画工。

跟张及时一样,林金钗刚开始写生时也是不知从何下手,但是在研修班高强度的创作实践中,她渐渐适应对外界客体的认知和把握,理解并掌握将自己主观的审美意识、艺术思维融入作品中的方法。本来专门画花鸟静物的她,写生画布中也逐渐铺卷出山水云天的光影斑斓,有了开阔舒朗的架构。在六鳌写生时,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张立平点评:“这幅作品的感觉我可能都临摹不出来,不参展真是太可惜了!”

在这样的鼓励下,学员们的信心渐渐树立起来,也开始认识到参展的重要性。以林金钗为例,就在参加研修班的当年,她的作品《百合物语》获得首届春华秋实福建省中青年画展优秀奖;《静物—报纸系列之一、之二》均获厦门市第七届文化艺术佳作奖;入选东南风·福建省青年油画作品晋京展、19届福建省东海浪新人新展。而今,林金钗早已不再从事行画生产,原创画作在市场上也以万元为单位论价。

直到去年,时间跨度长达两年的研修班才正式结业。在痛并快乐的研修过程中,数十名乌石浦画家携手与共,辗转多地写生创作,完成了艺术思维的洗礼,真正蜕变为艺术创作的主体,也大大充实了厦门民间油画创作的力量。这一群体的异军突起,甚至引起了省文联和省美协的关注,2017年5月,省文联组成调研小组,赴莆田、泉州、厦门等地开展对新文艺群体的专题调研。

“研修班只是一个起点,乌石浦转型十年也只是一个起点”,蔡天从说,在近年来的抱团发展中,乌石浦不仅涌现出一批原创画家,画廊也发展到100多家,原创之火正在油画村熊熊燃烧。但是,以乌石浦为代表的厦门油画界“新文艺群体”,仍然还有很多在生存线上奋斗,他们融入主流艺术界的道路仍然曲折而漫长,“未来,我还将探索更为成熟的市场体系和经纪服务,为民间油画创作开路”。

    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更多>>今日热词
更多>>福建今日重点
更多>>国际国内热点
  • 新闻图片
更多>>娱 乐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公告 | 法律顾问
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〔2019〕3630-217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(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/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)证号: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
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(署)网出证(闽)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(闽)-经营性-2015-0001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
职业道德监督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1-87095151 举报邮箱:jubao@fjsen.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